当前位置:首页 > 新闻中心 > 新闻报道

四成“无精子症”患者有望当上父亲 我院男科“显微取精术”获《武汉晚报》整版报道

发布时间:2017-05-22  

    5月22日《武汉晚报》第15版“民生·健康”报道了我院男科“睾丸显微取精术”,讲述了我院一名非梗阻性无精子症患者通过该术成功孕育新生命的真实案例,以下为《武汉晚报》原文:
    1978年世界首例试管婴儿诞生,“试管婴儿之父”罗伯特·爱德华兹也因此获得2010年诺贝尔奖。然而在不孕不育人群中,却有一部分人无法获益于这一跨时代的技术,这就是非梗阻性无精子症患者所面临的尴尬处境。

    去年8月,枣阳一名非梗阻性无精子症患者,通过睾丸显微取精术抱上孩子,成为该技术在湖北省第一个受益者。原来,看似干涸的生精小管,有可能残存着少量“生命火种”,只要能获取少量正常形态的精子,患者就有希望生育自己的遗传学后代。这项新技术1998年诞生于美国,目前已进入包括武汉在内的几大省会城市。

    枣阳不孕夫妇“首吃螃蟹”

    去年8月,来自枣阳的刘森(化名)夫妇,历尽周折终于抱上孩子。他们也是湖北首例通过睾丸显微取精术抱上孩子的“食蟹者”。

    刘森和妻子婚后多年无子,为此夫妻双方分别做了检查,结果是残酷的——男方患非梗阻性无精子症。这意味着,刘森没有生命的“种子”,只能通过人类精子库“借精生子”,生下来的孩子和他并没有血缘关系。虽从心理上难以接受,但在当时,这是能让夫妻俩抱上孩子的唯一办法。

    不走运的是,做了三次供精人工授精后,刘森夫妇依然没能如愿。2015年10月,他们走进武汉同济生殖医学专科医院,泌尿外科主任黄勋彬给出一个新选项,通过睾丸显微取精术,有希望帮患者找到珍贵的精子。

    原来,睾丸由弯弯曲曲的生精小管构成,精子就在生精小管中产生。临床研究发现,即便睾丸大部分生精小管是枯竭的,也无法排除小部分生精小管内存在精子的可能。在显微镜下找到幸存的“生命火种”,患者就有希望生下自己的孩子。

    生一个承载自己“基因密码”的孩子,是一个父亲最朴素的愿望,刘森几乎毫不犹豫地答应了。2015年10月底,他的手术在位于三阳路的武汉同济生殖医学专科医院有条不紊地进行,幸运的是,精子找到了!接下来的进展远比预期顺利,医生提取夫妻双方精卵合成胚胎,并择优植入女方子宫里。两周后抽血检查显示,刘森的妻子怀孕了,一个月过后B超显示双胎妊娠,十月之后,刘森双胞胎儿子幸运降临。


▲手术中找到可能潜藏精子的饱满生精小管 (黄勋彬主任左一、叶臻医生右一)

     “显微取精”在沙漠中寻找绿洲 
    位于三阳路的武汉同济生殖医学专科医院,先后获得夫精人工授精、供精人工授精、试管婴儿和湖北省人类精子库资质,是湖北地区最早开展睾丸显微取精术的医疗机构。

    该院泌尿外科主任黄勋彬介绍,无精子症约占不育男性的15%-20%,包括梗阻性无精子症和非梗阻性无精子症,分别占比四成和六成。前者睾丸生精功能正常,可通过睾丸穿刺或活检取到精子;后者睾丸生精功能衰竭,过去只能借助人类精子库的精子来生育非自己遗传学的后代。

    1998年,在美国康奈尔大学附属威尔康奈尔医学院泌尿外科,Marc Goldstein、Peter N.Schlegel 和李石华几位教授将显微外科技术应用于睾丸取精,为非梗阻性无精子症患者带来福音。2011年,该技术在李石华教授的推动下引进国内,陆续在北京、上海、广州、武汉等城市开展。

    在睾丸显微取精术中,医生在患者睾丸上切开2—3厘米小口,借助显微镜寻找和截取相对饱满的生精小管。技术人员从这些截取下来的组织中找到精子,经洗涤后分装在试管中,保存在零下196℃的液氮罐中备用。待女方取卵就绪,医生用只有发丝粗细的毛细玻璃针,在显微镜下将复苏的精子送入卵胞浆内,合成的受精卵再经过2—3天的体外培养,即可移植到女方子宫内孕育。这一完整的过程包含了睾丸显微取精术、卵胞浆内单精子显微注射技术、体外受精和胚胎移植四大步骤。


▲稀少精子冷冻技术

    精子库为患者提供“保底方案”

    设置在医院内的湖北省人类精子库,为手术方案的优化提供了技术支持,也为找不到精子的患者提供了“保底方案”。

    武汉同济生殖医学专科医院泌尿外科医生叶臻介绍,虽然睾丸显微取精术为无精子症患者生育自己的遗传学后代提供了可能,但找到精子的概率只有40%左右,患者不得不面对两种结果,即找到精子和找不到精子。对于后一种情况,采用湖北人类精子库的供精受孕可作为“保底方案”。

    此外,在为刘森夫妇实施手术时,医生采取的是夫妻同步取精、取卵。如今依托湖北省人类精子库的稀少精子冻存技术,可以先找到精子冷冻起来,再来确定女方的手术方案。叶臻表示,这样做有三大好处:首先,睾丸显微取精术后找到精子难能可贵,只能进行第二代试管婴儿。首次周期如果失败了,可以将精子库中冷冻的稀少精子复苏再次进入下一治疗周期,不至于在一次周期不成功后就彻底宣告失败。其次,在男方未找到精子的情况下,还可以采取供精人工授精(费用相对试管婴儿更便宜)或者供精试管婴儿的“保底方案”生育后代;再次,许多不孕不育患者出于隐私考虑,选择对亲友保密,夫妻同时做手术不利于互相照顾。

    截至目前,该院已实施睾丸显微取精术120余例,患者平均年龄29岁。其中找到精子者占40%,临床妊娠率为65%;未找到精子,改用供精试管婴儿者占比60%左右,临床妊娠率为75%。叶臻坦言,目前此项技术的难点在于,尚没有一项检查能够在手术前判断有无精子存在。因此,是否做睾丸显微取精这项手术,当事人的个人意愿很重要。


▲卵胞浆内单精子显微注射技术

    睾丸“动刀”不会影响性功能

    睾丸切开会不会影响性功能?通过这种方式怀上的孩子会不会有缺陷?夫妻双方要做哪些准备?这是黄勋彬主任在门诊上被问到最多的三个问题。

    黄勋彬主任介绍,睾丸显微取精截取的组织比睾丸活检所取的组织要少得多,加之周围血供丰富,患者很快便可康复。研究人员曾对手术病人的激素指标进行监测,发现患者术后雄激素水平略有下降,一年后可完全恢复正常。

    目前,睾丸显微取精术主要适用于非梗阻性无精子症患者。不育男性应先进行无精子症的确诊检查,包括精液分析、精浆生化、性激素、染色体核型等。其中,精液分析原则上应做2—3次,每次检查前禁欲3—5天;性激素检测则推荐在早上八、九点钟进行比较合适。

    黄勋彬介绍,根据文献和临床开展的情况,通过睾丸显微取精术怀上的宝宝,与普通试管婴儿相比没有显著差异。如今,睾丸显微取精术更加成熟,对精子的数量、质量要求均大为降低。理论上只需要获取一个形态正常、活的精子,结合卵胞浆内单精子显微注射技术就可能受精和妊娠,为此类患者带来生育后代的希望;如果术中能够获取较多精子,则可进行稀少精子冷冻保存,以备在首次治疗周期失败后的下一个周期再次使用;如果术中未取到精子,或取到的精子不符合辅助生殖治疗要求,还可以使用湖北人类精子库的供精作为“保底方案”。


▲武汉晚报第15版报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