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新闻中心 > 成功案例

大海捞“精”:独生子睾丸显微取精喜抱龙凤胎

怀孕方式:试管婴儿     患者年龄:33     患者病症:非梗阻性无精子症

“医生,请帮忙看看我儿子的检查结果吧,他们结婚两年了,这、这还有希望吗?”

“我们看了很多地方,都说没有希望了,让我们直接做供精治疗,可我们不甘心呐,还是想找您看看,哪怕有一点可能性,我们都要试试。”

一位满头银发、手里拿着一大叠化验单的老人急切的走进诊室。

初次接诊的叶臻医生回忆说,那是2018年刚过春节上班的第一周,男科门诊一下涌进来6个人,把不大的诊室一下子挤满了。后来得知,四位老人是夫妻双方的父母。

老人和家属焦急的看着我,希望从我的眼神和话语中,得到哪怕一丁点的希望。我接过老人手中带着温度的化验单,一张一张、一项一项的认真查看。检查结果显示,患者存在生精功能障碍,双侧睾丸大小均仅有4ml左右,但遗传学筛查未见异常,为典型的非梗阻性无精子症症状。此外,患者外院的睾丸组织病检结果提示,睾丸组织内无生精细胞,病理诊断为唯支持细胞综合征。面对检查结果,我知道存在这种病症的患者,希望拥有自己血缘关系的孩子可能性非常小。

我小心谨慎、委婉的告诉他们,目前这种情况想要有自己血缘关系的孩子,可能非常困难,一般可以考虑采用精子库的精子辅助生殖技术治疗,或者领养……

话未讲完,患者母亲和父亲便急切、激动的打断了我的建议。

“医生,还是拜托您了,这种情况听说可以做睾丸显微取精,我们也是网上查到的,不知是否可行,哪怕只有1%的希望,我们也要尝试一下。”

“为了不留遗憾,也为了对得起儿媳妇,医生请给我儿子做这个手术吧,不管结果怎样,我们都可以接受。”

六双眼睛期盼、坚定的目光,对于医生,可能只是多了一次手术,但对于患者以及双方父母来说,却可能影响到几个家庭未来的生活。

唯支持细胞综合征(SCOS),睾丸病检随机取到的睾丸组织非常有限,并不能代表整个睾丸的生精状况,即使睾丸组织大部分都萎缩了,也不能排除存在局灶性生精位点,而且现在二代试管婴儿技术十分先进,理论上只需找到一条形态正常的活动精子就可以生育后代。

次日,叶医生向黄勋彬主任汇报了病人的情况,通过与家属进行深入沟通,详细告知手术风险,并指出取卵当日,如果通过睾丸显微取精手术仍然找不到精子,可能需要接受供精治疗。患者和家庭态度依然很坚决,表示哪怕只有1%的机会也不愿放弃。同时为了减轻医生手术压力,患者自愿提前签署了供精协议书。

坚定的态度,对医生的充分理解和信任,让我们对手术有了更多的信心。

按照常规手术流程,男方需要先做完睾丸显微取精手术,通过手术找到精子后将其冷冻保存,然后在女方取卵日进行辅助生殖手术。由于患者特殊情况,个性化治疗方案确定后,夫妻双方开始进入试管婴儿治疗环节。为了保障效果,女方从检查到促排卵等步骤,均严格按方案执行。

手术当日,取卵与取精手术同时进行。女方取到15枚成熟卵泡后,立刻送至胚胎实验室。男方手术在全麻状态下进行,当睾丸被切开时,发现整个组织都是萎缩透明的生精小管,很难找到发育良好的生精小管。接下来的一个多小时,我们把整个睾丸组织都寻找遍了,依旧没有看到一丝希望。此时的我们真想就此放弃,而且在目前这种情况下,让患者选择供精方式也是征得同意和可以接受的方案。可与此同时,患者一家人期待的眼神不时浮现在我的脑海。时间一分一秒的过去,黄勋彬主任决定静下心来继续寻找。功夫不负有心人,在睾丸深部,发现了一小簇稍显饱满的生精小管,于是迅速挑选出来送至胚胎实验室。十分钟后胚胎实验室传来消息,发现十几条形态尚可的活动精子,准备进行单精子卵胞浆内注射助孕治疗(第二代试管婴儿)。

黄勋彬主任和叶臻医生睾丸显微取精手术中

患者一家人听说找到精子后非常高兴,说要马上送锦旗表示感谢。患者此时的心情我们是能够理解的,同时我们也对患者和家庭进行了客观的说明:“找到精子只是万里长征第一步,后续还有受精、卵裂、优胚、移植、着床、妊娠等等环节,最终顺利生下宝宝,才算成功。”他们依然激动地握着医生的手说,能够找到精子,他们就有了信心。看着一家人完全沉浸在喜悦中,我们也期盼着好的结果。

受精的结果出来了:15枚成熟卵子,13枚成功受精,其中优胚6枚,移植2枚,冷冻4枚,整个过程都很顺利。移植两周后,首次抽血检查提示妊娠,HCG水平很高。移植35天后彩超证实为双胎妊娠,一家人兴奋不已。

经过八个多月的漫长等待,一对龙凤宝宝顺利出生,一家人带着满月的宝宝和锦旗再次来到医院。看着两个健康可爱的宝宝,那一刻我们感受到作为生殖男科医生由衷的欣慰和自豪,平时的努力和辛苦都是值得的。

难治性非梗阻性无精子症患者能够找到精子,借助辅助生殖技术一次性成功孕育双胎,这种堪称典型病例让我们再次相信,只要医患彼此能够一起不轻言放弃地坚持,希望可能就会再次发生在身边。

如今,事情虽然已经过去了一年多。当再次遇到一些棘手病例时,我们就会回想起他们,做最坏的心理准备,尽最大的努力,争取最好的结果,这也成为我工作中铭记于心的信条,只要有1%的希望,就要尽100%的努力。